金年会.(中国)官方首页订单不足!绍兴印染‘蛋糕’少分蛋糕的厂多
发布时间:2022-08-06 18:20:30

  金年会当下中国纺织业的整体外贸数据是比较可观的。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以人民币计价,今年5月中国纺织原料额增长65.6%,1至5月中国纺织原料出口额增长28.2%;以人民币计价,今年5月中国纺织纱线、织物及其制品出口额增长14.0%,1至5月中国纺织纱线、织物及其制品出口额增长10.0%。

  但具体到不同的纺织产业集群,则各有各的喜与忧。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是中国乃至世界重要的纺织原材料产业集群,在这里,纺织外贸企业正被成本上涨、订单不足和开工不足等难题困扰,降成本和找订单成为当务之急。

  一项数据可以看出柯桥纺织产业体量巨大,出口规模惊人。2021年全年,柯桥区纺织品出口862.6266亿元,同比增长36.1%。这种巨量规模与柯桥对全行业发展状态的高度关注并不断推出诸多创新举措,提高产业服务质量密切相关。2017年12月29日,由中国标准化研究院、柯桥区质量技术监督检测所等共同制订的团体标准《绿色印染要求通则》正式发布;2021年,中国绍兴柯桥(纺织)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投入使用;柯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还开发出中国纺织面料花样版权数据中心及AI对比系统。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柯桥纺织指数持续编制和发布,发挥了“行业风向标、市场晴雨表”作用。中国·柯桥纺织指数官网显示,该指数体系涵盖价格指数、景气指数、外贸价格指数和外贸景气指数等。该指数编制方向《中国贸易报》记者介绍说,中国·柯桥纺织指数的基期是2007年,其中外贸价格指数基期是100点,外贸景气指数基期是1000点,2022年4月外贸价格指数(总类)是145.07点,2022年4月外贸景气指数(总类)是824.96点;2009年根据商务部意见对样本进行扩容,在编制指数过程中变动权重和固定权重相结合,通过不断改善样本和权重,让这套指数更符合实际,更具指导意义。

  在实务中,该指数编制方发现,这套指数在协助政府部门对行业进行宏观监测方面作用大一些,对大型外贸企业研究行业整体行情也有帮助,而对单个商户的参考价值相对小一些。“根据我们的调研,柯桥中国轻纺城经营户对上下游直接报价情况很感兴趣。所以我们在中国·柯桥纺织指数官网正中间醒目位置发布每日纺织原材料和产品报价,里面的原料价格一周更新两次,其他产品报价随机更新。采集数据过程中,我们发现纺织产品价格一般不会一天一变,相对比较稳定;其中原料价格变动大一些,面料价格变化小一些。”该指数编制方工作人员分析说。

  柯桥的中国轻纺城交易量很大,具有指标意义。市场里既有外贸商户也有内贸商户,一些外贸商户感到今年的行情确实受到影响。

  记者在联系柯桥纺织外贸企业询问今年的外贸行情时发现,报忧者多,报喜者少。

  绍兴兴明染整有限公司反馈说,今年外贸行情不乐观,主要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而绍兴快晴贸易有限公司反馈说,今年外贸行情还不错,产品主要出口日本。

  绍兴百丽恒印染有限公司方面透露,今年外贸受疫情影响,行情一般,“目前海运订舱不难,只是海运费用高。而且原材料价格成本高,天然气也涨价,企业每月亏损。现在是‘蛋糕’较少,但分蛋糕的纺织印染厂多,一些纺织厂只得关掉车间。”

  浙江惠达纺织服装有限公司业务经理顾卓炜认为,今年外贸行情还行,产品出口到不少国家,只是拿不到更理想的出口价格,“我们和外国客商平常多是线上联系,用电子邮箱给外国客商发接洽邮件或通过参加线上线下展会,努力获客。目前外国客商到现场看样品是做不到的,我们可以用快递把样品寄给外国客商,好在发跨境快递比较方便。”

  另一家不愿具名的柯桥印染企业透露,受疫情影响,公司今年外贸行情不好,再加上原材料涨价较厉害,目前国外消费者购买力有限,影响了公司的外贸订单。“因为纺织行业用到石油制品较多,石油涨价后纺织原材料也就跟着涨价。我们公司维持70%左右的开工率已不容易,每天都在亏损中维持基本运转,希望熬过这段时间,稳住员工,承担好社会责任。”该印染企业工作人员说。

  据了解,中国轻纺城为此在线上线下结合、对冲疫情影响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浙江中国轻纺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坯布市场分公司管理方介绍,以坯布市场为例,市场里的门店是厂家的样品展示点,当采购商看中样品后报出采购数量,如果存货不够企业可以再生产。

  目前,中国轻纺城各市场都正常营业,国内外客商只要持有72小时内核酸阴性报告就能顺利过来采购,在中国轻纺城官网也可以下单采购,通过电话等方式接洽邮寄样品也是可行途径。此外,中国轻纺城的物流服务发达。

  苏州大学纺织与服装工程学院教授王国和针对柯桥纺织业的状况分析说,要想办法降低加工成本,提高成品优质率,一等品少利润就少,成本就相对高了。企业应努力开发附加值更高的产品,提高利润率。

  苏州大学纺织与服装工程学院副教授冯岑对记者说,“我了解到,国内一些有一定规模的纺织企业,遇到原材料涨价时可与上下游供应商协商解决,所以规模较大的企业抵御此风险的能力较强。而小纺织企业供应链不稳,遇到原材料涨价时想要分摊和降低成本很难。其实一些大的国际纺织服装品牌在国内有指定供应商,很早就把价格、数量锁定了,接到国际大品牌订单的国内企业按质量和数量要求完成订单就可以了,这部分纺织企业有做不完的订单。至于规模不大又没有稳定订单的企业,就会处在煎熬中。”

  冯岑继续分析道,“柯桥纺织总体处在中端印染环节,印染的特点是印了就必须快一点卖出去,所以产业链中端风险较大。这和处在更基础端的白坯布产品是不同的,白坯布还处在原料阶段,如同一张白纸,早一点、晚一点卖出去都无妨,运用面更宽。”

  针对柯桥纺织外贸企业遇到的困难,浙江省印染行业协会坦言,这时候更能看出产品竞争力大小对企业的不同影响,有的企业产品竞争力较强,目前的日子就好过一些;和各种减免措施相比,现在的工作重点是要想办法帮企业争取订单,否则在缺订单缺销售额的情况下,想让企业提高开工率很难。该协会透露,当地有关部门和基层行业协会都正在研究针对性强的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