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嗑CP从看剧甜金年会.(中国)官方首页点变成主菜
发布时间:2022-09-05 14:59:28

  金年会在王鹤棣和虞书欣的CP超话“棣欣引力”,和吴磊和赵露思的CP超话“吴露可逃”里,这五个字都会高频出现。跟在这句话下方的,往往是粉丝们PS的合照、在物料里找到的、证明“两人可能在谈”的所谓“糖点”,“吴露可逃”粉丝甚至做出了一个两人在宝格丽活动上同框的视频,以假乱真。

  开头这“两对”,因暑期《苍兰诀》《星汉灿烂》的热播而规模逐渐扩大。翻看超话里种种衍生内容不难发现,这些CP粉丝们,以剧集内容为素材,以演员真人性格、故事,还有两人戏外的互动为延伸,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元宇宙”。在这个粉丝设定的封闭空间里,两人爱得纯粹,疯狂,长出了他们心目中“真爱”的模样。

  然而不可控在于,剧集完结后,虚拟空间的“入侵者”会越来越多。比如,9月1日这天,两个超话都不太安宁:娱乐博主张小寒放出了3月份拍摄的王鹤棣和女友的视频,此前被传为吴磊女友的向涵之深夜发了微博又秒删。

  两对CP都疑似男方有了女友,于是,“嫂子”的线日下午冲上了微博热搜第一。不明真相的群众看到这个微博热搜,可能会完全摸不着头脑。

  面对此种入侵,不少粉丝开始对两位传闻中的“嫂子”做出回击。向涵之的抖音内容会被解读为“秀恩爱”“向CP粉”,发微博照片被质疑“在模仿赵露思”,“CP刺客向涵之”的话题也随之而来。

  如此强烈的反应,是粉丝对“入侵”的下意识反馈。这个CP粉构建的虚拟空间,以剧集内容为地基,两人之间一来一往的互动为砖瓦,“两个人的感情是真的”为目标。活跃至今,这个空间只有他们自己可以破坏,且不说被曝光了恋情,哪怕是对方已经有了合法伴侣,都无法阻止粉丝们继续构建。

  棣欣引力的双人素材相当多,一系列的双人采访、直播和综艺。据超话不少粉丝回忆,真人CP超话热闹起来的转折点,是两人共同出演、8月6日上线的《你好星期六》。在这场综艺节目里,既有双人舞台《危险派对》的表演,还有一段小剧场表演里王鹤棣举着手机与虞书欣录了一段,“大家好,这是我女朋友。”

  第一个双人采访,爱奇艺《神剧亮了》也在8月10日上线。这个采访就已经能看出这两人的相处风格:打闹、互损。虞书欣向观众打小报告说王鹤棣不小心打到了她的下巴,王鹤棣语调突然提高:“那你怎么当时不说,放到现在采访说出来。”嗑的人觉得这是你在闹我在笑,不嗑的人觉得这么尬怎么嗑得到。

  8月15日当天,两人的连麦直播也是这样的画风。直播中,两人各自为了自己的角色争论了起来,王鹤棣认为男主对女主够好了,但虞书欣却觉得并非如此。

  这种“吵架”似乎不是所有观众都吃的桥段,甚至有不少人因为直播的不欢而散而表示“下头”。《苍兰诀》制片人、恒星引力CEO王一栩火速在剧集超话回应:“熟悉的人都知道他们经常拌嘴,然后会光速和好,不用担心。”他还在下方回复了一位网友:“已经哄好了。”

  剧会播完,但真人一直在。经历一系列素材的释出,越来越多人慢慢从剧集CP粉过渡到了真人CP粉。《你好星期六》播出当天,“棣欣引力”超线,但节目正片以及有双人采访陆续上线,一周发酵后,超线万。

  此后,剧组持续释出一系列双人花絮。两人也在那次不欢而散的双人连麦直播后,线下合体再做了一次直播,并笑着约定“今天不吵架了”。截至发稿前,棣欣引力的超线亿。

  在她看来,花絮丰富是他们感情好的佐证,现场两人的互动也很多,作为剧宣来说可以传播的点很多。“如果两个人在片场根本没有互动,平时线下发微博啥的也完全不cue对方,那对剧宣来说,即使他们在片中演的是情侣,也是很难营销出来,剧宣也还是要跟着内容本身去走。”

  两人只有一场网络卡顿的双人直播,第二场直播已经是和其他演员一起了。剧集出期间没有双人采访,没有双人合体节目,常见的扫楼、双人杂志等营业活动也不曾出现,庆功宴上的合体已经是为数不多的合照。

  但两人的CP粉基础,由来已久。早在《长歌行》里两人作为男一和女二出现时,虽然彼此都有官配CP,仍架不住对他们颜值有好感的网友把他们凑成了一对CP,“吴露可逃”当时就已经出现。到了《星汉灿烂》这部两人“二搭”的作品,则更是多了不少素材。

  双人素材即使不多,仍有网友从直播、花絮里找到了自己的“入坑点”:第一场直播,网络卡顿的直播里,两人依然能顺滑的、默契地把话题过渡下去;第二场直播,吴磊用四川话说情话并表示要去“扯证”;花絮里两人在眼神交流或者肢体接触时,也不乏有憋不住笑的时候……

  素材比棣欣引力少很多的吴露可逃,超话粉丝数和活跃度却丝毫不输,截至毒眸发稿前,其粉丝数已达42.7万,总阅读量超27亿。

  CP粉有一个不败的逻辑:营业了是秀恩爱,不营业就是避嫌。或者,“你看,他们不营业都这么有CP感。”

  一段广为流传的话是,“吴露可逃目前为止没有双人采访没有双人综艺没有双人扫楼没有双人杂志……一切都是朕执意要嗑的,那么在意的话承认吧,你也被CP感所吸引。”

  据云合数据联合微博电视剧出的榜单中,在8月8日至8月21日这两周的周期里,《苍兰诀》与《星汉灿烂》都是同期电视剧中有效播放最高、热搜人气值也最高的剧。同期播出的另一部古偶剧《沉香如屑》,基本都在做角色而非真人向的CP营销,相较之下热度就有所差异。

  但一旦CP粉的活跃从角色过渡到了真人身上,就或对或少对演员附上了要求。为了维护这片虚拟的净土,并非只有向涵之这样未经证实只是被传言的演员会被粉丝人身攻击,合法伴侣也被要求要有尊重这块净土的责任。

  《良辰美景知几何》完结时,男主扮演者窦骁的正牌女友何超莲出现在窦骁的评论区,被剧粉嘲讽为“宣誓主权”,顺带着粉丝还翻出了剧播到“大婚”剧情的同时,窦骁给何超莲庆生的微博,认为窦骁不尊重剧粉。《梦华录》播出期间陈晓和妻子陈妍希上了热搜,也有剧粉心生不满,认为陈妍希在“蹭热度”。

  对粉丝们来说,追真人CP是“就当是做了一场梦,醒了很久还是很感动”,可现在,却隐隐有了“逼演员们也来配合做梦”的趋势。

  为CP粉们造梦,让大家更深度地沉浸在剧情里,本就是剧宣的重要任务,而CP营销已经成了电视剧中必不可少的步骤,并且,越来越不掩饰。

  最近播出的男性群像剧《东八区的先生》,在发布预告当天,营销号联动发布的内容都是“看剧不仅能感受兄弟情,还能感受到嗑CP的快乐”。

  毒眸(id:DomoreDumou)询问的剧宣和艺宣都告诉毒眸,如今,CP营销之所以是必不可少的步骤,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门槛低,有时候只要他们俩有一次互动,甚至有一张同框的图,很有氛围感,就可以去做话题。

  “对宣传来说很简单,对于观众来说也是,嗑糖不需要讲究逻辑,但如果你要试图去讲明白一个剧的人文关怀和对社会的洞察,是需要你真的去看剧,对于这些话题也有一定思考才能去做的东西。”林子告诉毒眸。

  因此,在剧集播出之前,剧宣们一般都会从现有的剧集或者拍摄的花絮中,找到一些可以发酵的CP向内容,做一波推广。据毒眸观察,一般一部剧刚播出时,最先经营起来的往往是剧集角色的CP超话,这时候大家的嗑糖素材还是来源于剧情。但是到后期,随着剧集播出之后演员的互动内容越来越多,比如双人采访、双人综艺等等内容,真人CP就会后来居上。

  粉丝也渐渐因为被剧情吸引而开始了对艺人的“考古”,并在角色和真人之间建立关系,比如虞书欣就会被翻出在选秀《青春有你2》中元气满满的经历,一直很努力地练习,鼓励队员,但自己却很少收到夸奖。做演员后,争取角色时也会认真地写好人物小传,被大家成为“天选小兰花”。

  这时候,这个观众们幻想的平行宇宙的建设,已经初见规模。最后一步,就是找到两人情感模式与剧中相似和不同的地方,构建文本。

  在“吴露可逃”的超话,吴磊和赵露思双方的粉丝都会出来举例“我喜欢了他XX年,我发现了他们相处时有这些不一样的地方XXXXX”,或者把两人的视频与一些真情侣视频剪在一起,通过眼神的相似来证明,“看,他们就是真情侣”。

  除了两人本身真实的素材之外,CP粉也是一个富有创造力的群体。他们会围绕现有的内容,创作文章,剪辑视频,产出歌曲等文化产品,这都会为剧集本身乃至明星本身带来热度和认知度,毕竟如今,不少制片人都会通过观看B站剪辑来选角。在Lofter和B站上发起同人作品征集活动,也是现在多数剧集都会做的营销动作。

  心理学自媒体Knowyourself曾撰文分析,根据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嗑CP时,我们开启了自我防御机制中的“投射”和“转移”。投射是指“我想你们在一起”所以“你们也想在一起”,而转移则体现在,自身投入到恋爱中是一件高风险的事,但“我看你们谈恋爱”则是一件几乎没有风险的事情。

  嗑CP时,粉丝可以将自己构想的完美爱情蓝图,和对具体细节的浪漫想象,都加诸于他们身上。“我们观察到的绝美爱情,恰恰也满足了我们对理想爱情的幻想。”这篇文章这样写道。

  而CP粉们也在超话这个相对密闭的空间里,建立了一个类乌托邦的存在。在这里,有着相同想象、共同目标的人,形成了一个共同体。大家在这里以“姐妹”相称,共同欣赏一场绝美爱情的诞生和延续。

  这种热烈的情感一直都在,但尤其在社交媒体出现,各个圈层能快速地找到彼此后,才凝聚为了一团更强大的力量。近几年,这股力量也越来越多地与商业行为关联,林子告诉毒眸,业界发现嗑CP这件事的一本万利,是从这些年来耽美题材的火热开始的。

  经过耽美题材的加速,如今,所有的文娱产品都要试图在营销上找到“CP”的落点。剧集、综艺、电影、竞技体育等领域,都有CP粉活跃的身影。看客们似乎不仅仅会满足于寻找一种理想爱情,哪怕只是理想的友情,也值得一“嗑”。

  《了不起的女孩》前期营销时较为偏重“双女主”,官博下方许多留言都在强调金晨和李一桐的双人戏份,女三则被说影响看CP,不得不在评论里解释“糊是我的错”。虽然她在试戏时被告知这是三个女生的戏,但对CP粉来说,她是多余的“第三者”。后续,这部剧的剧粉群也因为CP粉们的过于活跃,挤压了其余剧粉和两位女主角粉丝的空间,引发了不少争议。

  更要警惕的是,当嗑CP从看剧的甜点变成看剧的主菜,是否说明这个剧本身除了“CP”,就再无可以吸引观众的亮点?“如果一部剧除了‘好嗑’之外,乏善可陈,没什么可拿出来说的,那这部剧本身就是失败的。但这是国内很多剧的现状。”一位从业者告诉毒眸。

  艺人宣传白白告诉毒眸,对正处于上升期、急需一部爆款作品打开高认知度的明星来说,他们往往会非常配合。不仅会配合官方的一些CP策划,自己平时在发微博内容的时候也会设计一些内容。“尤其对小艺人来说,他们是特别愿意炒的,再加上现在有的剧会被配合宣传炒CP这个事儿写进合同里,你必须要配合。”

  但对已经有爆款作品傍身的艺人来说,热度不再是他们优先考虑的内容,作品才是最重要的,去CP化坚持“独美”反而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白白带的艺人过去就曾有过热门CP,后来在发微博时都要去对方的微博搜索一番,绝对不能有重合,“虽然很多文案来来去就那些写法,但不想给CP粉嗑糖的机会,也不能让对家说我们蹭热度。”

  艺人宣传根据艺人阶段的不同需求做出方向后,剧宣往往也没有修改的权力,只能被动地接受。林子告诉毒眸,剧集在营销CP的时候往往要让位于明星的考量。“有些明星很配合,但有些言情剧男女主很抗拒,会在一开始就坚决表示不做真人CP向的宣传。”

  林子曾经接过一个项目,男女主角是一对真情侣,但仍要在宣传时做切割。“就是我们说哪怕把两个主演的名字和角色名字排在一起,配合一些剧里情感内容想写通稿,都不可以,两个人的名字都不能出现在同一个稿子标题里。”

  但不论主演们是否决定配合,剧宣都需要找到一些剧里和花絮里的互动,做一些角色向的传播。同时如果有见面会或者直播,他们也会设计一些环节,“但在这些环节里明星能配合到什么程度,是否会带一些小巧思,就不在我们能管的范围内了。”

  至于明星本人对此有什么态度,基本是很难从他们的公开回应中看到的。看客们能看到的,往往是宣传期结束后双方基本不再有同台,也不会在采访里再提及对方。双方的唯粉也会与CP粉开始旷日持久的拉锯战,统称“解绑”。

  作为现役明星里少有的凭借直播成名,成名后还坚持定期直播的艺人,刘宇宁倒是在直播间里几次回应过这一话题。

  目前演员路走得不错的刘宇宁也有过热门CP。作为亲历者,他曾经在直播间怼过在弹幕里刷屏真人CP的人。“每个人看剧可以有自己的快乐,但你不要认为这是一个可以随意分享的事,因为这个快乐是你想象出来的,别人可能体会不到这个快乐,甚至会感觉到痛苦。”

  刘宇宁也曾在同时间有五六波CP粉在他直播间刷“XX是真的”时,笑了,“你可能在一个节目里或者剧里,感觉两个人被你发现了一些事儿,你觉得你能够洞悉所有的人情世故……但是,真相往往和你想的背道而驰。很多剧里你看两人可能已经爱到不行了,但现实中两人可能互烦彼此。”

  但更现实的原因可能是,演员总还要有下一部戏。“我不能在一个戏里无法自拔,我后面还有别的活儿。”刘宇宁在直播间中疑似回应部分CP粉时说,“你嗑糖的话,嗑剧里的就行了,剧就在那里,两个人在剧里永远甜蜜……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它是两个环境。”

  棣欣引力的剧组花絮还在释放,“虞书欣的CP感”话题就已冲上微博热搜。点进热搜,前排的视频基本都是虞书欣和张彬彬新戏《两个人的小森林》的物料。赵露思近段时间,与陈哲远主演的《偷偷藏不住》,路透也多次登上热搜,9月2日连“赵露思陈哲远偷偷藏不住配音代入感”这种官方物料的话题都有了。

  但明星本人是怎么想的,甚至于他们是怎么做的,都不重要。只要还能从构建中得到快乐,CP粉都会持续扩大自己的元宇宙。没有人知道哪一天它会坍塌,但大概率时候,它只会慢慢萎缩,活跃的原住民终会到新的虚拟空间,继续开采名为“绝美爱情”的富矿。